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18|回复: 16

另类谍战小说《纸杜鹃》:中国女性的革命理想与命运

[复制链接]

3001

主题

0

好友

937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9-6-23 21:18:22 |显示全部楼层
  编者按:表面上看,《纸杜鹃》讲述的是一个女地下党员的成长故事;往深里看,却是一个中国女性追寻理想的心路历程。李玉娇用人性关照人物和历史,赋予了谍战题材小说以崭新的内容。小说把牺牲女性的身体和牺牲生命放在了同样重要的位置,不回避,勇于面对,理想高于生命的同时,也高于身体,这就使这部小说具有了一种令人震撼的高贵气质。

  我见到姜二妮的时候她已经是位风烛残年的老人,弯腰驼背,鸡皮鹤发。我怎么也无法把她和那个传奇人物联系到一起。她在大钟巷里开了家很小的食杂店,经销烟酒糖茶、日用杂品之类的小东西,没有客人上门时她就从食杂店里走出来,坐在门口那块青石板上晒太阳,她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眯着眼睛看着胡同里追逐嬉戏的孩子们。她的话不多,语调缓慢轻柔,让人感觉她的声音似乎是从历史深处飘来的一般。
  我说出“纸杜鹃”三个字的时候,她平静的眸子里起了微妙的变化,混浊的目光突然变得明澈起来,仿佛成了两条幽深的隧道……
  见明嫂推开家门时有水眯了她的眼睛,她揉了揉眼睛,这才看清是下雨了,雨并不很大,像雾一样弥漫在天地之间。她先是闻到了空气中沉甸甸的雨水味,然后才发现身后的房檐上有水珠慢慢地滴落下来,她身上的衣服渐渐潮湿起来,脸颊也感到了一份湿漉漉的清凉。她喜欢这样的天气,半年前嫁给见明那天就是这样一个日子,以后每逢这样的天气,她就会联想起自己出嫁时的场面,耳边也会响起喜庆的锣鼓和鞭炮声,见明搓着手冲她憨笑的模样也会浮现在脑海里。见明长得高大魁梧,略微有一点驼背,平时寡言少语,但啥事心里面都有数,对她也知冷知热的。但她喜欢的却是他身上的那股气味。见明嫂也不知自己是在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碰到一个陌生人时,总会不由自主地提鼻子嗅一嗅,然后,根据气味不同对他们分门别类。见明的身上有一股浓浓的青草味,让她心里觉得分外踏实。
  见明是昨天半夜被队长喊走的,说是日本人就要打过来了,上面命令他们保安队随时做好上战场的准备。听队长这么说,她的心就像一根挑水的扁担一上一下地直发颤,不由得替丈夫担心起来。见明却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一言不发地起身穿好衣服,抄起靠在墙角的一杆长枪向门口走,一只脚已经迈出门槛儿了,才好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憨憨地冲她笑笑,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但他的话只是像胆小的虫子似的在喉咙口拱了几下身子,又缩回了肚子里。这个男人有时候真够急人的。她追到门口,见明已经闯进了夜色里,一团高大的背影越来越模糊,她就冲着那团影子喊了一声:“小心点,早些回家。”黑暗中传来见明一声闷闷的咳嗽,就算是对她的回答了。倒是队长喊着告诉她,要去饶城领军火,两天后才能回来。紧接着见明的背影就彻底消失在黑暗中,只有沉重的脚步声回荡在夜色里,随后,脚步声也消失了。见明嫂抬头看看,一弯眉毛似的瘦月亮远远地在夜空中挂着,几颗寒星一闪一闪地眨着眼让人心里发凉,她打了个哆嗦,关了房门回到屋子里。
  厨房里正在炖肉,瓦罐里冒出的蒸气有一部分已经汹涌地挤到门口,一股牛肉和八角桂皮混合的香味飘荡在空气中。这块肉是早晨小叔子见亮拿来的。见亮比见明小三岁,和她同年也是十八岁,他们兄弟虽是一母同胞但性格相差悬殊,见亮是个话篓子,见了人总是没话找话套近乎,在瓦村的人缘格外好。见明嫂曾经和男人开玩笑说:“你总是让着你弟弟,到头来连你的话也被他抢去说了,让你变成了一个闷葫芦。”见明嘿嘿憨笑两声,什么也不说。见明嫂知道他们兄弟从小失去父母,见亮是见明一手带大的,兄弟俩的感情很深。早晨见亮把肉扔给她时笑着说:“这就是整天卧在村口槐树下的那头老黄牛,是族里三爷养的,昨晚没病没灾自己就死了。它的寿命怕是比我的年纪还要大些呢,要下工夫用慢火炖,回头我哥回来我陪他喝两盅。”这块老牛肉果然费火,炖了个把钟头使筷子一扎还硬得像块胶皮,墙脚昨晚准备下的柴火已经被它用光了,见明嫂就出门抱柴火。
  见明嫂是个天生的美人坯子,细长的眉毛瓜子脸,眼睛虽然不是很大,但顾盼之间别有一番风情。当姑娘时她就像一枚挂在枝头的青杏子,身段眉眼都不错,但还有些青涩有些拘谨,成了媳妇后她这枚杏子就一下子熟了,身上的各部分都完全伸展开,一股成熟的香甜气也在她周身弥漫出来,举手投足间就有了十足的风韵。走在瓦村的街上时,她就成了大家眼里的一道风景。那天上午出门时,见明嫂穿了条淡绿色的家纺布裤,披一件粉红色的小夹袄,走在路上就像一朵摇曳多姿的牡丹花。柴房在一排槐树的阴凉里,和她家隔了一条道,大概有几十米远。
  见明嫂刚迈步过了院门前的土路,鼻子里就闻到一股甜丝丝的清香味,她抬头看过去,见槐树枝头挤满了雪白的花朵,槐花已经在一夜间全开了。她停下脚步使劲吸两下鼻子,一股一股的香味就钻进了她的肺腑里,她一路追着香味向前走。槐花的香气越来越重,走到柴房前时,见明嫂就陷进了浓郁的香雾里。
  推开柴房门,一股淡淡的树木的清香味扑面而来,见明嫂分辨出里面有杨树和柳树,还有榆树和槐树,都还没有完全干透。这些柴是见明十几天前砍来的,他背着一座小山似的柴垛回来时,两只大手捧在一起递到她眼前,憨憨地笑着不说话。她一根一根把他小棒槌似的手指掰开,看见他的手心里站着一只小鸟,淡黄色的小嘴,羽毛还没有长丰满,叽叽地叫着惹人怜惜。见明放下柴,转脸就用细铁丝编出了一只笼子给她,她就把那只鸟养了起来。现在那只鸟已经长出翅膀,能够唱出婉转的歌声了。
  柴房里很黑,需要站在门口等一会儿,眼睛适应了黑暗后才能看见东西。但见明嫂却不愿等,她胆子大,从小就不怕黑,她向柴房里走几步,矮下身子用手摸着抱柴火。摸了两把,她的手底下突然感觉一软,似乎摸到了什么人的身体上。她没有喊叫,本能地把手缩了回来,习惯性地提鼻子闻了闻,空气中果然有一股人身上的气味,仔细辨别一下,似乎还掺杂着一股人血的腥气。这时候光线已经从外面透了进来,柴房里的一切渐渐从黑暗中显示了出来。见明嫂看见一个男人躺在柴堆上,右手抓着一把手枪,左胳膊上缠着绷带,正在呼呼大睡。见明嫂轻轻推一下他的肩膀,那人突然一激灵醒了过来,枪口迅速抬起来对准见明嫂的脑袋,命令她举起手不要动。
  武器特有的锐利的铁腥气钻进见明嫂的鼻孔,她并不畏惧地抬手把枪管拨到一边去,嗔怪说:“你这人还讲不讲理?跑到人家柴房里睡觉,还拿枪对一个女人逞威风。”
  那个人这时也发现眼前只有一个女人,便放下了枪,绷紧的身体也一下软下来,捂住受伤的胳膊呻吟说:“大嫂,我是八十八师少尉排长赵铁军,请你救救我啊!”
  吉林禽业公司爆炸钓鱼岛 后代解决中储粮火灾原因习 加勒比死刑保证书案 赔偿越南示威最严高考安检神舟十号中国将军舌战美防长湖南邵东矿难中石油 爆炸茅台66亿元分红1000年后开庭国青男篮爆冲突费德勒 法网八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发表于 2019-6-24 01:58:08
我在努力中  
回复

使用道具

匿名  发表于 2019-6-24 01:58:08
一个子 没看懂  
回复

使用道具

匿名  发表于 2019-6-24 01:58:08
(*^__^*) 嘻嘻……  
回复

使用道具

匿名  发表于 2019-6-24 07:50:01
顶也~  
回复

使用道具

匿名  发表于 2019-6-24 07:50:01
顶下再看  
回复

使用道具

匿名  发表于 2019-6-24 07:50:01
原来这样也可以  
回复

使用道具

匿名  发表于 2019-6-24 07:50:01
哈哈,有意思~顶顶 ,继续顶顶。继续顶哦  
回复

使用道具

匿名  发表于 2019-6-24 07:50:01
好帖,有才  
回复

使用道具

匿名  发表于 2019-6-24 07:50:01
不错的东西  持续关注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可以免费发广告—足球心水论坛网站 www.16838.pw

GMT+8, 2019-7-21 08:30 , Processed in 0.174756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V6.13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